中兴制裁事件时间轴

2016年3月7日,美国政府以中兴向伊朗出口为由,宣布对中兴进行了出口管制。

2016年3月24日在中国政府和中兴企业的努力之下,美国商务部宣布给予中兴及负责中兴采购的公司中兴康讯临时许可。但临时许可只是到2016年6月30日。

在后续谈判中,美国方面两次延长了临时许可,一直到2017年3月7日。中兴宣布,公司已经与美国政府就美国政府出口管制调查案件达成和解。

中兴通讯与美国财政部海外资产控制办公室的协议签署即生效,与美国司法部的协议在美国德州北区法院批准后生效。法院批准后,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简称BIS)签发其与中兴通讯和解命令。

作为和解协议的一部分,中兴通讯同意支付892,360,064美元的刑事和民事罚金。此外,还有给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300,000,000美元罚金被暂缓。是否支付,取决于未来七年公司对协议的遵守并继续接受独立的合规监管和审计。共计8.9236亿美元罚金+3亿美元延迟罚金。

作为和解协议的一部分,中兴同意解职其4位高级员工,并对35名其他员工减少奖金或处分。

中兴于2016年11月、2017年7月向美国政府提交的两封信中称,公司已经或即将对此前认定违规的39名员工进行了处分。

2018年2月,美国商务部工业和安全局要求中兴通讯提供阶段性报告,要求提供向美国政府提交的两封信中提到的所有员工的职位,权责,工资和奖金信息。

根据美方展开的调查,最终“中兴通讯承认,直到被要求阶段性报告一个月之后(即2018年3月),中兴并没有对员工开出处分信函,而且除了一名员工之外,所有相关员工都拿到了2016年的奖金。”

2018年3月13日,美国商务部工业和安全局发函告知中兴通讯,由于违反了和解协议中的待定条款,对中兴的待定制裁会生效。

美国商务部执行秘书长Richard R. Majauskas评估了中兴通讯的回应,加上根据美国商务部跨年调查期间中兴通讯对美国政府的应对,他认为中兴进行了欺骗之举,做出虚假陈述,还重复违反美国法律。最终,Majauskas签署了对中兴实施禁令的文件。

信函中给予了中兴通讯回应的机会,中兴于2018年3月16日作出了回应。

中兴在2018年3月承认,其解雇了4位高级员工,但没有对35名其他员工减少奖金或处分。

北京时间2018年4月17日凌晨,也就是美东时间4月16日,美国商务部在宣布,将禁止美国公司向中兴通讯销售零部件、商品、软件和技术7年,直到2025年3月13日。

4月17日针对美国商务部的禁令,我国商务部表示:“中方注意到美国商务部宣布对中兴公司采取出口管制的措施。中方一贯要求中国企业在海外经营过程中,遵守东道国的法律政策,合法合规开展经营。”

关于《旅行青蛙》游戏流行的一点分析

先看一组数据:

据日媒《朝日周刊》报道,《旅行青蛙》在全球AppStore的总下载量已经达到1000万次,而按地区分其中日本占2%,美国为1%,而中国则达到了惊人的95%。也就是约950万的下载量归功于国内玩家,然而,该游戏在App Store和Google Play上却没有官方中文版。

这是二月初的数据。

而且也有数据显示,这款游戏在女性用户群体中最受欢迎,《旅行青蛙》开发商Hit-Point也表示在策划之初就是以女性玩家为目标的。但是对于《旅行青蛙》在中国的走红,Hit-Point一开始也是“一脸懵逼”。

关于Hit-Point公司,报道其实也相当多,该公司在2014年推出过热门游戏Neko Atsume,即猫咪后院。关于《旅行青蛙》的玩法,相信也无需我多言:一只青蛙坐在石屋里吃东西、看书,你则负责收集前院里的三叶草。三叶草可用来购买青蛙旅行时需要的食物。青蛙去旅行后,它会消失多久不确定。有时它会旅行几个小时,有时甚至几天。回来时,它会展示旅行时拍的照片和纪念品。

关于这款游戏在中国走红的原因,既有意外的偶然性,也有其必然性。偶然性不用说,下文将探讨几个方面的必然性。

  • 情感寄托这一点从该游戏刷屏微信、微博各大SNS可以看出。很多玩家都亲切地称青蛙为“蛙儿子”,很多90后女性会自称“老母亲”,甚至有玩家表示“不过养蛙算是体会到了我妈的心情,蛙在家的时候盼着它出门,出了门又盼它回来,大概跟我假期在家被我妈念是一样的。”
  • 佛系生活自从去年12月“佛系”这个概念走红社交网络之后,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都把这个词当做了自己的标签。这一次的《旅行青蛙》恰好就踏准了这个点,因为作为一款放置类游戏,《旅行青蛙》没有任何养成元素,也没有任何游戏目标。这款游戏也没有什么“升级过关”的概念,一切都是那么随缘,是不是听上去就很“佛”系?说得再过一点,游戏也是迎合了当前年轻一代不争不抢、无欲无求的“丧”文化。
  • 社交媒体痴迷于日文ACG文化的微博/微信博主和这种亚文化的消费主体早期针对该游戏的自发宣传和推波助澜作用明显。这一点从微信指数搜索关键词“旅行青蛙”可以看出,针对该游戏的讨论在微信公众平台上于1月下旬达到了峰值。
  • 膜文化由于“青蛙”和“蛤”高度相似,有一些玩家甚至将养蛙游戏跟“膜文化”联系在了一起。“膜”是网络喜爱前国家领导人J现象的特定说法。“旅行青蛙”玩家中不乏“真正的粉丝”,他们给蛙取了各种跟J相关联的名字。膜文化属于一种中国当前特定Censorship制度下的地下Politics亚文化,这种文化曾被美国《NYT》、英国《BBC》、香港《端》、德国《DW》等各大外媒报道过,它在国内有多火呢,大概随手翻一翻任何带青蛙图片的微博下的评论便知。

有其他分析者认为游戏的角色和逻辑设计简单易上手也是一个爆红的主要原因,我不是很同意,简单的设计可以说是一个必要因素却不是充分原因,毕竟设计简单的游戏多了去了。

收集卡带的时代

我不确定多少人看过霍炬一个月以前写的那篇广泛流传的《互联网完蛋了,已经》。

是在今天花大概三四个小时的时间去排版一篇微信公众号文章的时候,我才有了深切而真实的感受。花更多的时间去为了美观的排版而不是内容的创作,这是本末倒置的事。于是没忍住在朋友圈里吐槽:

1.互联网发展到今天为什么会丢掉markdown这么优雅的写作语言。

2.开放的博客到半开放的微博到封闭的公众号,这是不是人到猴子的退化。

吐槽的原因在于公众号后台的编辑器实在太难用了,大概正是因此,才有了那么多五花八门的第三方编辑器。

有人在评论里问道,为什么会是这样的情况呢?我想了想,没想到答案,却想到了更多不可思议的荒唐的事。

比如:5月份微信在俄罗斯遭到封杀,俄政府要求网络服务提供者需向俄相关政府部门登记。

比如:7月份苹果宣布投资10亿美元在贵州建iCloud数据中心。

比如:8月份印度政府要求包括小米、Vivo、OPPO、联想和金立在内的中国手机厂商递交有关手机安全措施、架构、框架等方面的报告并有可能要求这些厂商将服务器设在印度境内。

比如:9月份Google 悄悄地停止反对美国法官对海外服务器上数据的大部分搜查要求。

再比如最近微博和微信更新隐私协议。

更不用说今年如雨后春笋般出台的那些奇奇怪怪的法律法规。

没有人会记得仅仅是在几年前,微博因推行实名制遭到了几乎所有中国网民的反对;美国国会因审议SOPA法案遭到包括Google、Facebook、Wikipedia、Reddit在内的几乎所有美国互联网巨头的Blackout抗议。也仅仅是过了这屈指可数的几年,网民如温水煮青蛙一样地变乖了,一向宣称不作恶的Google最终也将其著名的格言“Don’t be evil”改成了“Do the right thing”。

霍炬在文章里提到www的发明者Tim Berners-Lee,还有Twitter的创始人Evan Williams,是的,不止一个著名人物谈起过现在的互联网已经完全错了这个看法。Google、Facebook、Amazon、Instagram,中国的BAT系列,这几个互联网大鳄几乎承包了人们所有的日常。开放、共享和去中心化的互联网正变得越来越集中也越来越狭窄,它让人不禁想起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资本主义金融寡头的垄断统治。

所以你又看到了最近华为和微信关于用户数据的战争,以及国家版权局约谈音乐平台和唱片公司要求避免授予独家版权的新闻。

大概真的诚如Evan Williams所言,开放的网络早已病入膏肓。总体来说,互联网已经不再关心创造力了,它现在是一门生意。

那么,距离回到人们收集古老的游戏和音乐卡带,收藏光盘和唱片的时代也许真的不远了。

2017年重要法律摘抄

2016年12月1日:《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本条为插播)

第五条 互联网直播服务提供者提供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的,应当依法取得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资质,并在许可范围内开展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

开展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的互联网直播发布者,应当依法取得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资质并在许可范围内提供服务。

第六条 通过网络表演、网络视听节目等提供互联网直播服务的,还应当依法取得法律法规规定的相关资质。

第七条 互联网直播服务提供者应当落实主体责任,配备与服务规模相适应的专业人员,健全信息审核、信息安全管理、值班巡查、应急处置、技术保障等制度。提供互联网新闻信息直播服务的,应当设立总编辑。

第十一条 互联网直播服务提供者应当加强对评论、弹幕等直播互动环节的实时管理,配备相应管理人员。

第十二条 互联网直播服务提供者应当按照“后台实名、前台自愿”的原则,对互联网直播用户进行基于移动电话号码等方式的真实身份信息认证,对互联网直播发布者进行基于身份证件、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等的认证登记。互联网直播服务提供者应当对互联网直播发布者的真实身份信息进行审核,向所在地省、自治区、直辖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分类备案,并在相关执法部门依法查询时予以提供。

2017年1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外非政府组织境内活动管理法》

第二章 登记和备案

第九条 境外非政府组织在中国境内开展活动,应当依法登记设立代表机构;未登记设立代表机构需要在中国境内开展临时活动的,应当依法备案。

境外非政府组织未登记设立代表机构、开展临时活动未经备案的,不得在中国境内开展或者变相开展活动,不得委托、资助或者变相委托、资助中国境内任何单位和个人在中国境内开展活动。

2017年1月22日:《工业和信息化部关于清理规范互联网网络接入服务市场的通知》

据工信部网站获悉,工信部决定自即日起至2018年3月31日,在全国范围内对互联网网络接入服务市场开展清理规范工作。未经电信主管部门批准,不得自行建立或租用专线(含虚拟专用网络VPN)等其他信道开展跨境经营活动。

通知提出,各通信管理局要对本辖区内提供IDC、ISP、CDN业务的企业情况进行摸底调查,杜绝无证经营、超地域范围经营、超业务范围经营、转租转让经营许可证等非法经营行为。各基础电信企业、互联网网络接入服务企业要全面自查,未经电信主管部门批准,不得自行建立或租用专线(含虚拟专用网络VPN)等其他信道开展跨境经营活动。基础电信企业向用户出租的国际专线,应集中建立用户档案,向用户明确使用用途仅供其内部办公专用,不得用于连接境内外的数据中心或业务平台开展电信业务经营活动。

2017年03月27日:重庆市公安局关于印发《重庆市公安机关网络安全管理行政处罚裁量基准》的通知

《中华人民共和国计算机信息网络国际联网管理暂行规定》第六条 计算机信息网络直接进行国际联网,必须使用邮电部国家公用电信网提供的国际出入口信道。

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自行建立或者使用其他信道进行国际联网。

第八条 接入网络必须通过互联网络进行国际联网。

接入单位拟从事国际联网经营活动的,应当向有权受理从事国际联网经营活动申请的互联单位主管部门或者主管单位申请领取国际联网经营许可证;未取得国际联网经营许可证的,不得从事国际联网经营业务。

接入单位拟从事非经营活动的,应当报经有权受理从事非经营活动申请的互联单位主管部门或者主管单位审批;未经批准的,不得接入互联网络进行国际联网。

申请领取国际联网经营许可证或者办理审批手续时,应当提供其计算机信息网络的性质、应用范围和主机地址等资料。

国际联网经营许可证的格式,由领导小组统一制定。

第十条 个人、法人和其他组织(以下统称用户)使用的计算机或者计算机信息网络,需要进行国际联网的,必须通过接入网络进行国际联网。

前款规定的计算机或者计算机信息网络,需要接入接入网络的,应当征得接入单位的同意,并办理登记手续。

2017年6月1日:《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

第二章 许可

第五条 通过互联网站、应用程序、论坛、博客、微博客、公众账号、即时通信工具、网络直播等形式向社会公众提供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应当取得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禁止未经许可或超越许可范围开展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活动。

前款所称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包括互联网新闻信息采编发布服务、转载服务、传播平台服务。

第七条 任何组织不得设立中外合资经营、中外合作经营和外资经营的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单位。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单位与境内外中外合资经营、中外合作经营和外资经营的企业进行涉及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业务的合作,应当报经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进行安全评估。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提供者的采编业务和经营业务应当分开,非公有资本不得介入互联网新闻信息采编业务。

第三章 运行

第十二条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提供者应当健全信息发布审核、公共信息巡查、应急处置等信息安全管理制度,具有安全可控的技术保障措施。

第十三条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提供者为用户提供互联网新闻信息传播平台服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的规定,要求用户提供真实身份信息。用户不提供真实身份信息的,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提供者不得为其提供相关服务。

第十五条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提供者转载新闻信息,应当转载中央新闻单位或省、自治区、直辖市直属新闻单位等国家规定范围内的单位发布的新闻信息,注明新闻信息来源、原作者、原标题、编辑真实姓名等,不得歪曲、篡改标题原意和新闻信息内容,并保证新闻信息来源可追溯。

第十七条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提供者应用新技术、调整增设具有新闻舆论属性或社会动员能力的应用功能,应当报国家或省、自治区、直辖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进行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安全评估。

2017年6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

第二十三条 网络关键设备和网络安全专用产品应当按照相关国家标准的强制性要求,由具备资格的机构安全认证合格或者安全检测符合要求后,方可销售或者提供。国家网信部门会同国务院有关部门制定、公布网络关键设备和网络安全专用产品目录,并推动安全认证和安全检测结果互认,避免重复认证、检测。

第二十四条 网络运营者为用户办理网络接入、域名注册服务,办理固定电话、移动电话等入网手续,或者为用户提供信息发布、即时通讯等服务,在与用户签订协议或者确认提供服务时,应当要求用户提供真实身份信息。用户不提供真实身份信息的,网络运营者不得为其提供相关服务。

第三十七条 关键信息基础设施的运营者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运营中收集和产生的个人信息和重要数据应当在境内存储。因业务需要,确需向境外提供的,应当按照国家网信部门会同国务院有关部门制定的办法进行安全评估;法律、行政法规另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

第四十八条 任何个人和组织发送的电子信息、提供的应用软件,不得设置恶意程序,不得含有法律、行政法规禁止发布或者传输的信息。

电子信息发送服务提供者和应用软件下载服务提供者,应当履行安全管理义务,知道其用户有前款规定行为的,应当停止提供服务,采取消除等处置措施,保存有关记录,并向有关主管部门报告。

第五十八条 因维护国家安全和社会公共秩序,处置重大突发社会安全事件的需要,经国务院决定或者批准,可以在特定区域对网络通信采取限制等临时措施。

2017年6月30日:《网络视听节目内容审核通则》

第四章 节目内容审核标准

第八条 网络视听节目中含有下列内容或情节的,应予以剪截、删除后播出;问题严重的,整个节目不得播出:
(一)不符合国情和社会制度,有损国家形象,危害国家统一和社会稳定:
2.贬损、恶搞、损害革命领袖、英雄人物的形象、名誉;
4.宣扬消极、颓废的人生观、世界观和价值观,渲染、夸大社会问题,过分表现、展示社会阴暗面;
5.贬低人民群众推动历史发展的作用;
7.宣扬中国历史上封建王朝对外的武力征服;
8.宣扬带有X民主义色彩的台词、称谓、画面等;
9.脱离国情,缺乏基本的现实生活依据,宣扬奢华生活等。

(六)渲染淫秽色情和庸俗低级趣味:
1.具体展现卖X、嫖X、X乱、强X、X慰等情节;
2.表现和展示非正常的X关系、X行为,如X伦、同X恋、X变态、X侵犯、X虐待及X暴力等;
3.展示和宣扬不健康的婚恋观和婚恋状态,如婚外X、一X情、X自由、X妻等;
4.较长时间或较多给人以感官刺激的床上镜头、接吻、爱抚、淋浴,及类似的与X行为有关的间接表现或暗示;
5.有明显的X挑逗、X骚扰、X侮辱或类似效果的画面、台词、音乐及音效等;
6.展示男女X器官,或仅用肢体掩盖或用很小的遮盖物掩盖人体等隐秘部位及衣着过分暴露等;
7.含有未成年人不宜接受的涉X画面、台词、音乐、音效等;
8.使用粗俗语言等;
9.以成人电影、情X电影、三X片、偷拍、走光、露X及各种挑逗X文字或图片作为视频节目标题、分类或宣传推广。

(八)歪曲贬低民族优秀文化传统:
1.渲染、夸大或集中展示民族愚昧或社会落后方面;
2.违背基本史实,为已有定论的历史人物、历史事件“翻案”,或为尚存争议的历史人物、历史事件“正名”;
3.篡改名著,歪曲原著的精神实质;
5.对历史尤其是革命历史进行过度娱乐和游戏式表现。

第十条 专业类网络视听节目除符合前款网络视听节目的总体要求外,还不得含有以下内容:
(二)以调侃严肃话题为主要内容的;
(三)围绕易引发争议的负面话题进行讨论、评论的;
(四)以宣扬明星炫富享乐为主要话题的;
(五)以炒作绯闻丑闻隐私劣迹为主要内容的;
(七)诱导未成年人谈论名利、情爱等话题,诱导未成年人现场拉票、盘问未成年人失败退出感受的;
(九)为吸引眼球,制造低俗噱头,展示丑行恶态,或作假作秀、故意激化矛盾,突出放大不良现象和非理性情绪,以“考验”“测试”的名义人为制造和展示“人性本恶”事件的;
(十)故意刺激、为难嘉宾娱乐观众的;
(十一)讽刺他人、相互吹捧或进行粗俗反串的;
(十二)使用粗俗恶搞字幕和夸张怪异音效的;
(十四)展示群众参与的各类整容变性细节的;

App推荐:Inoreader

大概是在2015年的时候,我曾经在朋友圈里写下这样一条状态:

将鲜果里所有的订阅转移到了微信公众号,Google Reader挂掉之后,RSS变得越来越小众了。

写这条状态的时候有一点失落。鲜果好像是在Google Reader于2013年7月彻底挂掉之后无可奈何的一种替代性选择。转移是因为彼时已经有越来越多的feeds无法抓取,因为墙的存在,或者作者转移平台的停更,或者一些其他的原因。同时也有越来越多的博主和媒体开始在微信这个平台上运作,官方一天一更的配额限制似乎也在某种程度上保证了生产内容的质量。

2015年,距离博客的诞生已经整整十五年过去了,距离中国大陆地区第一家提供微博服务的饭否的诞生,也有足足的七年。再往前去一年的2014年,便有人在知乎里问了那个被四十多万人浏览的热门的问题:新浪微博是怎么一步步衰退的?问题下面的一千八百多条评论里,各种唱衰的分析和回答如火如荼,不绝于耳。

仅仅三年不到的时光过去,我们最近又看到了新浪微博2017年的第一季度财报:

截至2017年3月31日,新浪微博月活跃用户达3.4亿,同比增长30%,其中,91%的用户都是通过手机访问。相比之下,Twitter月活用户约3.28亿,也就是说新浪微博超越Twitter成为全球用户规模最大的独立社交媒体公司。(中关村在线)

可以说这是一份出乎大多数人意料之外的“成绩单”。作为一个后来居上的模仿者,竟然在月活上超越了它的模仿对象(我似乎不太能够想象某一天人人网的月活会超越Facebook)。我感觉震惊的原因在于,自己上一次的微博更新还是五年以前。这中间虽然数度尝试过回去,却发现自己再也不是当初那个朋友们眼中的微博控了。

微博从2011年之后就开始变得极其无趣了,其中的原委不言而喻,大家心知肚明。即使是今天,它依然激起不了我的任何兴趣。早晨为了写这篇文章,又特意跑回去转了一圈,迪丽热巴的鞋子竟然上了热搜(什么鬼?),趋势上90%是关于明星和娱乐,热门里大多也是一些无关痛痒的社会新闻和心灵鸡汤。对了,还有满天飞的广告和推销。

你看,这不正是知乎“精英”们分析的微博江河日下的重要原因么,如同当初这个“高端”社区里在美国大选期间热捧特朗普的那批人一样,没人会想到,现实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变了脸色。所以身边的确是有一批人重新回去了微博,包括90后和00后新鲜血液的注入(早晨就看到了鹿晗的粉丝和迪丽热巴的粉丝在某些评论里吵得不可开交呢),他们促使了这个昔日几近衰落平台的起死回生。

但是我依然没忍住在微信群里讲,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现在的年轻人都是去喜欢鹿晗。很多人讲,这是一个出明星而不出作品的时代。我的体会是,听完了赵雷和李志之后,我最近又开始跑回去听周杰伦了,因为好像并没有更好的选择。我悲哀地感觉,自己好像开始老了,已经跟不上新新人类的审美和潮流。是在另一个朋友提示“是不是我们的思维固化了,每一代人都有自己的思维”的时候,我才渐渐地有些茅塞顿开。

这些年轻人在同一个平台上follow他们的偶像,和当初我们在这个平台上follow我们的偶像,本质上又有多大的区别呢。我们也曾因为自己喜欢的偶像丢脸过被取笑过不是吗。每一代人总要背负属于那一代人的沉重的标签,作为“垮掉的一代”80后已经从70后的批判中渐渐走出来,90后作为所谓的“脑残的一代”正在检阅着新世纪的晚辈们。我们审视别人,我们同时也被别人审视,是在这种审视与被审视的循环关系中,一代人才终于如同夹心饼干一样有了自己的定位。

没有人知道90后和新世纪的花朵们最终如何在这个光怪陆离变幻莫测的社会中如何开放,但是不要紧,Time will tell。

也有人说,成长的本质是怀旧。我在内心问自己到底怀念的是什么呢。

是在屈指可数的几年前,我们有着较为宽松而自由的网络环境么,那时候的新浪微博还不像今天这样热闹而喧哗,知乎还只能通过邀请码注册,大多数的网络社区里,大家还稍为理性,关心社会。但是极其迅速地,这些声音仿佛一夜之间被洪水淹没,一些人消失了,一些声音消逝了。就像海啸一般,驱使着网络上的难民们不得不从一块陆地漂向下一块陆地。

2013年之后,更多的人漂向了微信这个大平台,公众号和朋友圈的功能使得这个短时间内迅速崛起的产品并不仅仅是一款IM工具。《New York Times》曾在一期视频中将其比喻为瑞士军刀,因为你几乎可以使用它做任何你想要做的事情。厉害而可怕。

我始终不太喜欢这个平台,哪怕今天它的使用者已经超过了九亿,公众平台的账号也早已超过了两千万。但就像我在之前的文章中写到的那样,微信从来都是一个封闭的空间,与开放共享的互联网相比,它看起来像是一个怪胎。在自己把所有的订阅从鲜果转移到公众号之初,我们仿佛欣喜于找到一片新的落脚之地,犹如在海上茫然地漂流很久之后遇见新大陆那样的惊喜。只是在很短的时间过去,账号里渐渐尘积了越来越多的未读文章,它像雪球或者肿瘤一样,越长越大。

利益的驱动带动了创造者或者抄袭者的内容生产,有人将其称之为自媒体或者创业。但是这种内容生产却并没有持续的质量担保。是的,无药可救。

朋友圈更是如此。有人曾感慨,微博作为一个陌生人的社交平台,网友之间更多地在分享着一些有趣的信息,而微信作为一个熟人的圈子,大家却好像更多地在分享着一些无聊而无趣的东西。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但是有一点却很有趣,因为我和她开玩笑说,曾经的幸福是期待活在新闻联播里,现在的幸福却好像是期待活在朋友圈里。笑。

当然,封闭归封闭,公众平台仍有一点功不可没,它在无形之中培养了一部分人的写作与阅读习惯,如同博客时代一样,区别在于换了一个平台而已,从互联网转移到了移动互联网。而在这两种产品之间,我们曾经有过领一时风气且无人能及的微博,它也曾改变过人们的网络行为,那时并没有人批评碎片化阅读,也没有人在公众号文章里写太长不读是这个时代没有耐心的集中体现。

只是在最近,自己好像又找到了新的大陆,公众号似乎是可以彻底抛弃了,再也不用去忍受和阅读各种被阉割被篡改被审核和自我审核的文章,不用担心今天关注的账号明天发现竟然莫名其妙地蒸发了,更不用像之前那样费尽气力地去点击浏览器里的一个个书签,从一个页面艰难地跳转到另一个页面。因为我竟然发现了Inoreader这么赞的东西。它彻底解决了上面那一堆的烦恼。

还是说说这个产品的本身吧,whois信息显示,Inoreader于2013年注册于保加利亚。同样冷门的是,它的三分之一的用户是来自日本。和Google Reader一样,它有着强大的订阅源内容抓取能力,大多数情况下支持全文抓取,包括对墙外的新闻媒体和学术博客内容的获取。个人感觉,很多在Feedly里找不到的订阅源在这里都得到了极好的支持,而且有订阅源组合包功能,与组合包功能类似的是,每个订阅源本身又支持类似订阅源的检索。功能界面方面,它支持约30种语言显示。内容方面,它支持一键获取全文或去源网站,同时具有类似于Google Translate一样的全文翻译功能。分享方面,它支持一键分享到几乎所有你能想到的平台(同时支持调用系统自身的分享接口),包括一键保存至Evernote、Onenote、Dropbox或是Pocket、Instapaper等。检索方面,它既支持在公开订阅源里检索,同时也支持在个人订阅源里检索(这意味着,只要你记得关键字,哪怕只是对之前的阅读稍有印象,就能找到文章出处)。甚至支持对Twitter、Facebook和Google+账号信息流的订阅以及Google News中的关键字订阅。与Gmail类似,它同样支持用户创建过滤规则,过滤功能本身又支持对成人内容和相似内容的滤除。除了有着丰富的快捷键解放鼠标之外,Inoreader还有着极其实用的统计功能,用于每个订阅源的阅读数据统计,周期上它支持按照日/周/月的时段统计(还有饼状图呢)。对于那些一定时期内不更新的订阅源,系统会友好地进行标红提示。平台和系统方面,Inoreader目前已覆盖主流的iOS和Android,甚至还有专门的Chrome插件,网页版的阅读进度和App阅读进度亦能保持同步。

总之呢,所有你能想到的,甚至你没有想到的功能,Inoreader它都有了。这也是激发我在这里浓墨重笔地推荐它的理由。而且我相信,在使用的过程中,你一定会发现更多有趣的功能。

最后,我其实想说,在这样一个信息以几何倍数裂变爆炸的数字时代,RSS使得信息获取变成了自动化的工作,把我们从常规性的信息检索中解放出来,让我们有更多的时间去从事阅读和创造,而不是把大量的时间浪费在寻找阅读资料的过程中。

所以,和那次转移鲜果订阅一样,我现在已经基本不再阅读公众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