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末的南方城市

每个月的十七号是我们的纪念日。算起从离开北京回武汉已经整整两周了。

回的那天你问我有什么特别的感受,我说只有这一次才像是回到了家。虽然当时从汉口站出来的时候,心里想着节约时间,于是没有去地下排队打车,而是直接上了地面,结果却半天拦不到车。穿着冬装拉着拉杆箱走在正午的大街上,竟然开始出汗了。

南方的春天好像来得早一些。

中国的城市和城市之间实际上并无大的区别,我们似乎有专门讨论过这个问题,讨论的结果便是,武汉和北京的区别可能只是房价和高级场所的消费差异。

只是在过了几次早,逛了几次街之后,发现应该在上面的结论里补上房租和热干面。

对了,还有武汉的公交站,那名字长到我都替当初录音的人感到辛苦。不过这好像恰恰暗示了江城的发展速度,从后湖坐公交车或者地铁到光谷广场花费的两小时足够从北京的南四环西路赶去首都机场了,再或者北京和天津的两个来回。

所以有人送了武汉的前市长阮成发外号:满城挖。

这是城市发展必须经历的阵痛,处处的工地和堵车也正印证了那句宣传slogan:Wuhan,Different Every Day。

有一晚我们坐805路回汉口,路过二桥,才发现武汉的夜景真的很美,那种感觉让人禁不住想象是站在外滩上看陆家嘴的惬意,江风徐徐。我说对面那些灯光那么美丽,却没有广告,简直浪费了。你说江面那么宽即使有广告也根本看不清。我恍然大悟。

这是长江和黄浦江的区别。

因此有人说,水是武汉的灵魂。但是除了江城这个称号之外,武汉其实亦有千湖之称的美称。

还是说说自己最近的状态吧。

一直在找工作,但是感觉不太顺利。想找到一份和自己的经验切合度高且薪资满意的工作似乎不太容易。当然还有时间和运气的问题。面试的时候每次都会被问到为什么要从北京回武汉。总会想起申请辞职那天领导在惊愕几秒后的话,我们每个人工作到最后不都是为了家庭。

也并不是灰心丧气,更像是你当初经历的那种状态。包括一五年春天刚回国的时候记得也是这样。

除此之外,好像全是开心的事,可以天天看见你,可以经常和叔叔阿姨一起吃饭,还有可爱的妞妞。甚至连回老家都方便了。

每到下午的时候,可以坐上35路,再转703路,然后骑上摩拜单车,穿越大半个城市去等你下班。

对公交车总有一种特别的情节。记得之前在微博上看过一条新闻,有老人因为太孤独就去公交车上坐一整天,简直是城市里孤独患者绝佳的避难所。

他说,武汉的公交车是不是太破了。因为微信语音聊天的时候被他听到哐当哐当的声音。你在旁边偷笑。可是那明明是车子太老了骨骼快要散架了却依然被人类驱使着不得不工作的哭泣。

像是一个崭新的开始,拥有着一大把的新鲜感。那个人才真正地站在你面前,想起许多年前那些许过的美好的愿望。这一刻才终于不再需要时间状语。

幸福扑面而来。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