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动态:李继宏言论引争议、《美丽人生》误译、外交部翻译太难、周总理翻译去世…

李继宏说“2000年以前的文学译本基本不能看”引争议

最近,翻译作品累计销量破两千万册被许多媒体称为“天才翻译家”的李继宏在微博引发热议。他在一次采访中表示“2000年以前,90年代、80年代出的那些译本基本上是不能看的”,因为当时的生产条件决定了“以前的人他不可能把这些书做好”,比如“翻译家傅雷号称是巴尔扎克专家,可他连巴尔扎克的全集都没有”。但同时,他也是一位饱受争议的译者。他曾在采访时声称自己十天翻译完《追风筝的人》,耗时三年的翻译力作《傲慢与偏见》也饱受诟病。2013年初,他翻译的4部名著译本《小王子》《老人与海》《了不起的盖茨比》《动物农场》出版,图书的腰封上均印着“迄今为止最优秀译本”“天才翻译家”等字句。一些译者和出版社编辑在豆瓣网和新浪微博发起“一星运动”。


名著误译的问题到底有多严重

经典名著误译多,早已是公开的秘密。泰戈尔即是一个显例,他的诗译成中文后,被收入语文课本中,但国人只将它们视为启蒙读物。因为从译文看,用语过于妩媚,与“东方诗哲”的称号怎么也对不到一起。只看旧译本,会觉得泰戈尔是一位“语言委婉、辞藻华丽、带有女性气质的诗人”。直到读到泰戈尔诗的原文,诗人伊沙才发现,我们一直在膜拜的,竟是“山寨”泰戈尔。伊沙说:“其实,泰戈尔的诗和他的形象很般配,刚猛、潇洒且思想深沉。”伊沙把自己的发现放到网上后,却引来网友们的围攻,其中绝大多数是谩骂。在伊沙之后,冯唐也重译了泰戈尔的诗,亦遭到网友围攻,网友称冯译本是“强行把泰戈尔降低成北京胡同小混混、小流氓的身份”。出版方以“对泰戈尔作品的读者形成了冒犯”为由,将市场上的冯译本全部收回。但梁文道对此似乎有截然不同的看法:“大家都讨厌他,恨他,要骂他,觉得李继宏语气太大,太狂妄,太张狂了。但我必须很诚实地告诉大家,我真的觉得李继宏的译本是目前为止,的确比较忠实的一个译本……”


《美丽人生》:从台词中消失的“做爱”

本来经典电影《美丽人生》重映是一件广大影迷喜闻乐见的好事,但没想到精彩的影片被篡改的翻译毁得面目全非。问题出在影片前半段男主送女主回家时的对话,在告别之际男主突然大胆表白,原句应该是“你无法想象,我多渴望和你做爱”,但是我们的神翻译却将其变成了“我爱你一生一世”之类的。


2019年外交部的翻译太难了

对于外交部记者会上的发言,“外交部发言人办公室”公众号次日都会刊出中英文全文。发言人在回答问题时,或引经据典,或强硬回怼,或使用网络新词,从一些艰涩少见的成语、俗语、诗词,以及一些网络词汇,我们可以管窥一段时期内的大国外交关系、世界局势,同时也累坏了外交部的翻译。比如,7月30日,华春莹在回应蓬佩奥希望将中国纳入美俄军控谈判时,用了一个常见的网络词汇——“甩锅”( shifting the blames)。比如有记者问,美国总统特朗普称,中方经常出尔反尔。中方对此有何评论?华春莹表示,我看到了有关报道,我只想“呵呵”两声。“呵呵”的翻译为“Hmm. How interesting”。再比如11月27日的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耿爽表示澳大利亚个别媒体和机构热衷炮制各种充满偏见的“中国渗透论”,已经到了歇斯底里、草木皆兵的程度。“歇斯底里、草木皆兵”翻译为“They have reached a state of hysteria and extreme nervousness”。


提供原汁原味英文翻译,外国人在昆剧院当“字幕君”

加拿大人石峻山,是第一个给江苏省昆剧院做字幕翻译的外国人。他本科就读于哈佛大学东亚语言与文明系,2004年到南京大学做交流生后,开始接触昆曲。“刚看昆曲那会儿,印象最深的是看胡锦芳老师演的《疗妒羹·题曲》,即使我的中文在外国人里算不错的,但还是看不懂字幕,完全不知道什么意思。”尽管看不懂,凭借从小看戏养成的审美与中国文学功底,石峻山还是感受到了昆曲的“深邃”。他开始每周往兰苑跑。2004年9月,在石峻山本科毕业即将离开南京之际,他留在了江苏省昆剧院。2年间,他翻译了《桃花扇》《牡丹亭》等大戏、折子戏近百出。从2005年开始,兰苑剧场也正式进入有英文字幕、有英文节目单的新时代。

讣告:外交部原副部长浦寿昌逝世,曾担任周总理英文翻译

外交部原副部长、中国社会科学院原顾问浦寿昌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2019年12月14日在北京逝世,享年97岁。浦寿昌曾任冯玉祥将军的英文翻译。1949年11月回国后,直至1962年,浦寿昌为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外事活动担任英文主译,1954年至1965年担任国务院总理秘书。浦也曾参加《毛泽东选集》1~5卷英译本及党和国家重要文件的英文定稿工作。另外,浦还是中国翻译协会(中国译协)的主要创建者之一,在担任协会领导期间,浦寿昌参与发起、筹备、成立中国译协;推动成立中国译协外事翻译委员会并担任首任主任;1987年率中国译协代表团首次参加世界翻译大会,在会议期间促成中国译协加入国际翻译家联盟,为协会日后建立和扩大国际交流奠定了基础。


贸易战影响下,美国图书在中国出版受阻

据《纽约时报》采访的图书编辑和其他出版业人士称,中国出版界谨慎乐观地认为,本月北京与华盛顿之间达成的局部贸易停战将结束这一停滞局面。他们说,已经有一些书获得了批准。但他们也担心,美国图书可能在未来的打击行动中成为目标。出版业人士不愿公开讨论哪些书被搁置。但是,回顾今年计划出版的书单显示,大量畅销书和学术书籍都未能如期出现。不过出版业的内部人士称,监管机构的审批几乎完全冻结,这导致出版业不愿意购买美国图书在华销售的版权。美国图书的读者尤其众多。根据国家版权局的数据,2017年,中国买家获得了6千多本美国图书的版权,占所有申报外国图书的三分之一以上。


中文作品出海及外文作品引进情况

2019 Publications in Chinese
Translation from Chinese
Forthcoming Translations


推荐阅读:

The books and translations about Japan to watch out for in 2020
HBKU press translator wins translation award
A translation crisis at the border
Writing Between Two Languages
“Stories of the Sahara” by Sanmao
Possibilities of mind and matter
2020 in books: a literary calendar
Translation’s Trends and Blind Spots: An Interview with Elisabeth Jaquette
16 Facts About Communication and Language Interpretation in Hospitals
Jiayang Fan on China Correspondence

编辑于 19:0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