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爱情故事

对于你,我是的确没有任何抵抗力的,像容易生病的人,寒风一吹便咳嗽不止。我想即使以后你同别的男人结了婚,我亦是一辈子不得解脱。我常常有这样悲观而又令人难过的想法,像还没开始得到就已经开始担心失去。我很难想象你和别人在一起的样子,又或者说,自己和别人在一起的样子,格格不入到使人难受。

从二零一一年认识,到现在的二零一六年,生命的二十分之一仿佛一瞬间过去。从前总说要好好地写一写你,写一写我们的故事,五年的时光让人感动到感激。快乐的悲伤的落寞的,像五彩缤纷的日子,有欢笑有眼泪有思念。那些在非洲所有艰难孤寂的时刻,像是马尔堡湿冷的春天,又像是窗外孤单的德国冬夜,一点点最终被你温暖和照亮。

在一起的时候乐不思蜀,开心到片刻的欢愉都可以是永久。亦有争吵和眼泪,两个半球的距离像是悲伤那么长,长到使人无能为力。我不喜欢写字的时候,那是我们生气的时候,只因心里有了负面的情绪才需要排泄的渠道。如果可以,我愿意把那些所有用来消化情绪的时间送给你,送给我们,不管是从前还是以后。

更多时候,觉得遗憾愧疚,不在一起的时候比在一起的时候还要多,漫长的时光,冗长的距离,谢谢你的体贴还有勇气,用医生的歌词讲,在有生的瞬间能遇到你,一定是花光所有的运气。还要谢谢的谅解,做了很多的错事,说了很多的错话,自己每每想起来总也是抱歉和不安,又的的确确是这样粗心可恶的人,对人对事都充满着歉意。

所以那天中午接到电话的时候,激动到心都要飞了起来。那之前所累积的所有失落的情感,顷刻之间,烟消云散。我记得有太多绝望的时候,比如哪一次哭红了眼,哪一次没有回复的短信,又是哪一次在你面前情绪崩溃,这些都如同寒冷的冬天,在渐渐地融化。然后便一刻也不能等,等不到闹钟铃响,等不到第一班地铁,在早班的飞机上把杂志翻了两遍,却还是觉得时间过得太慢,坐立不安。

印象里是第三次坐飞机从北京到武汉,分开的时候总是抱怨度日如年,那一刻却又惊觉一年一年如同翻书。更多的事情在不知不觉中发生和过去,在一万英尺的高空,想着每一年都有着这样一份期待,又觉得幸运而幸福。想起上一次来武汉是什么时候,是去年夏天,天气热到眼角分不清是泪是汗。夜晚在武珞路上来回行走,在光谷的书店里坐一下午,在武昌火车站冒雨等去南宁的火车。所有关于这个城市的故事在回忆里忽然毫发毕现。坐在出租车上的时候,又想起第一年的那个夜晚,姐姐坐在前排,第一次在黑暗之中拉你的手。缘分奇妙到像是一场随时可能破碎的梦。

短暂的相聚之后却又是漫长的告别,以及日日夜夜的牵挂。在机场海关看你离去,才感觉眼里有泪欲出。你开玩笑说终于有一回是看着你的背影离开,我却一点也笑不起来。

大巴的窗外有清冷的月辉,以及深夜霓虹的街景。有些困,但又如何也睡不着。在北京站换夜24路到木樨园桥东,下了车,残缺的月亮却还挂在天边。凌晨的风冷冷徐来,路灯一盏盏灭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