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兴制裁事件时间轴

2016年3月7日,美国政府以中兴向伊朗出口为由,宣布对中兴进行了出口管制。

2016年3月24日在中国政府和中兴企业的努力之下,美国商务部宣布给予中兴及负责中兴采购的公司中兴康讯临时许可。但临时许可只是到2016年6月30日。

在后续谈判中,美国方面两次延长了临时许可,一直到2017年3月7日。中兴宣布,公司已经与美国政府就美国政府出口管制调查案件达成和解。

中兴通讯与美国财政部海外资产控制办公室的协议签署即生效,与美国司法部的协议在美国德州北区法院批准后生效。法院批准后,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简称BIS)签发其与中兴通讯和解命令。

作为和解协议的一部分,中兴通讯同意支付892,360,064美元的刑事和民事罚金。此外,还有给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300,000,000美元罚金被暂缓。是否支付,取决于未来七年公司对协议的遵守并继续接受独立的合规监管和审计。共计8.9236亿美元罚金+3亿美元延迟罚金。

作为和解协议的一部分,中兴同意解职其4位高级员工,并对35名其他员工减少奖金或处分。

中兴于2016年11月、2017年7月向美国政府提交的两封信中称,公司已经或即将对此前认定违规的39名员工进行了处分。

2018年2月,美国商务部工业和安全局要求中兴通讯提供阶段性报告,要求提供向美国政府提交的两封信中提到的所有员工的职位,权责,工资和奖金信息。

根据美方展开的调查,最终“中兴通讯承认,直到被要求阶段性报告一个月之后(即2018年3月),中兴并没有对员工开出处分信函,而且除了一名员工之外,所有相关员工都拿到了2016年的奖金。”

2018年3月13日,美国商务部工业和安全局发函告知中兴通讯,由于违反了和解协议中的待定条款,对中兴的待定制裁会生效。

美国商务部执行秘书长Richard R. Majauskas评估了中兴通讯的回应,加上根据美国商务部跨年调查期间中兴通讯对美国政府的应对,他认为中兴进行了欺骗之举,做出虚假陈述,还重复违反美国法律。最终,Majauskas签署了对中兴实施禁令的文件。

信函中给予了中兴通讯回应的机会,中兴于2018年3月16日作出了回应。

中兴在2018年3月承认,其解雇了4位高级员工,但没有对35名其他员工减少奖金或处分。

北京时间2018年4月17日凌晨,也就是美东时间4月16日,美国商务部在宣布,将禁止美国公司向中兴通讯销售零部件、商品、软件和技术7年,直到2025年3月13日。

4月17日针对美国商务部的禁令,我国商务部表示:“中方注意到美国商务部宣布对中兴公司采取出口管制的措施。中方一贯要求中国企业在海外经营过程中,遵守东道国的法律政策,合法合规开展经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