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界人士对《休战》事件及机器翻译发表看法

因评论乌拉圭作家马里奥·贝内德蒂的长篇小说《休战译者机翻痕迹太重,一名豆瓣用户致歉并引发了一系列广泛的舆论关注

近日,针对该翻译事件以及事件中涉及的机器翻译问题,北京语言大学高级翻译学院讲师、《译者编程入门指南》作者韩林涛老师、青年翻译家陈以侃老师、浙江大学翻译学研究所副教授何文忠博士、北京语言大学高级翻译学院名誉院长、翻译学博士刘和平老师、书评、影评人南桥老师、中科院自动化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宗成庆老师、北京外国语大学高级翻译学院副教授王华树老师纷纷发表了评论。

南桥老师在其发表于澎湃网的《机翻什么时候不是侮辱?》一文中表示:此次论争中暴露的另外一个问题,是对机器翻译的态度。为什么译者会对机翻反感?为什么逐字逐句人肉翻译才是人间正道?据说我们已经进入了人工智能为内核的第四次工业革命。在此革命浪潮中,人和机器如何相互促进?机器会代替人吗?

韩林涛老师在其公众号《为什么我们会误解机器翻译?》一文中对事件进行了定性:此事因各方对机器翻译的误解而起,兴于网民对学术权力滥用和行政决策不公的挞伐,终将引发我们对文学翻译、翻译教育、翻译研究和机器翻译关系的再思考。并表示整件事情反映出的人文社科圈子对机器翻译的无知却那么的令人咋舌,同时,对机器翻译技术、教育教学、文学翻译、本地化、计算机辅助翻译、译者素养等话题提出了一连串26问。

刘和平老师在其公众号《谁该背锅?非翻译软件,非学术,非行政……》一文中发表评论:第一,当事人因年轻出现冒失行为,但发表意见本身并没有错误,这是事实。第二,判断译本有机器翻译痕迹并非当事人对机器翻译本身有误解。第三,涉事人的评论属于个人行为,不应通过渠道将相关老师牵涉在内,更不应该对其所在学校进行攻击(学校微博出现+千条留言)。第四,在AI时代和后疫情时期,拥抱技术是必然,大势所趋。

羊城晚报》专访王华树老师《机器翻译将要取代人工翻译?》一文中,王华树表示,机器翻译为人工翻译背了很多黑锅。他同时对机器翻译在当下文学作品的翻译中应用、机器翻译与人工翻译的共生关系、机器翻译带来的挑战和问题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宗成庆老师在其发表于《光明日报》上《机器翻译的梦想与现实》一文回顾了机器翻译从低迷到兴盛的发展历史,指出了当前所有的商用文本机器翻译系统普遍存在的四点问题,同时表示高端翻译不可取代

何文忠老师在其发表于《浙大译学馆》公众号《翻译质量差谁之过?》一文中表示:译者是译文质量的第一责任人,所以译者被怒怼一点都不冤。能力和水平之外,译者态度也是至关重要的因素。但是翻译质量差,该挨板子的不应该只是译者一方。关于机器翻译,译者不要拿机器翻译当替罪羊,它只是个工具,连临时工都不是。现代翻译实务中,机器翻译只是其中的一个环节,并不是唯一的流程。

在陈以侃老师与韩林涛老师于界面文化的对谈中,两位也对为什么机器能译对,又为什么出现问题?机器翻译可以做文学翻译吗?机翻给译者带来的是解放还是异化?等问题发表了各自的看法。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2021年仍然在更新的译者博客

阅读笔记:《重访边城》